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所有品牌
所有品牌

月朵(9)

© 2005-2018 父亲也死了父亲陪我走了五十年经风遇雨他是我头顶上一缕温暖有加的阳光从此我便是一棵缺乏遮掩的树,只能凭自己的揣度胡乱生存了。但我依然觉得最亏欠的是母亲对她我还没个交代母亲去得早我还不懂事总让我感觉云雾缭绕神秘莫测。   那口白烟似的悠悠之气逃逸父亲的咽喉我是细看着的就像新出笼的馒头渐渐变冷那气息抽丝剥茧渐轻渐淡不知咋收的根倏忽没了。我没能拖住我也知道拖不住作为后来者我们都必然会走同样的路死于我已无奇可言。只是那个徘徊于我心口已上万次的死字像一个孩子降生终于脱口而出。我没有哭我不敢哭我只能心里流泪我不能麻木死是一种仪式比宗教更繁文缛节,有许多事等着我譬如衣钵一样的长柄香炉。送父亲的遗骸和亡灵回家接父亲去殡仪馆火化城里乡下乡下城里几个来回在我循规蹈矩的运作下父亲终于安逸上路。吹吹打打亦哭亦笑孝子的我跪着倒退着披麻戴孝头上一个牛络似的稻草绳帽白幡素衣。棺材里是父亲的几把骨灰和用过的衣物被子几本书与一副老花眼镜不能少。父亲是个乡绅二姑说你爹活着好看书去那边再做个读书人。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