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文章分类

© 2005-2019 不知为什么忽然想起了那段借调的时光,想起借调中见过的那些眼光。那是十多年前,我还年轻的时候,上级部门要借个人儿用用,说是帮帮忙,只草草地给单位领导打了个电话,像借一个物件一样,就把我借过去了,我猜想领导派我去的时候,肯定也是挑选了半天的,我们每个人都摆在他心中的某个橱柜里,需要谁干什么了,他就上哪个抽屉里找找扒扒,拿出来放在哪儿,正好我那段时间没用地闲着,干脆就派我去了。 到了那个衙门里,便有一种林黛玉初进贾府的感觉,虽然我粗粗壮壮地,不那么柔弱,但是也真是不敢多行一步多说一句话,连坐在那宽阔笨重的椅子上也陪着小心,只坐上那么一点点,不敢靠在椅背上有任何倚靠放松的感觉,坐在那里头也不敢多抬,只闷个劲儿看书。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